🔥最佳六合彩论坛,惠泽社群心水论坛_腾讯财经

2019-08-18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8 11:14:11

-|  傍晚时分,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。-|同病相怜,也是逃难的,苏大哥见到花姑可怜,就在骡车的后边空闲处,拾掇出一块地方,让花姑搭上了车。-|-走了好几家店铺,她用一块银元,买到了一大批食物,主要是一些点心和锅饼之类,还在一个小店里买了一些酱制的猪肉,她用蒲包包好,又向掌柜的要了一只草编的兜子,把买来的东西全部装了进去,然后背在身上,顺着苏大哥指引的方向,继续向西北方向走去。-|-但是不管事,她的肚子仍旧疼痛,而且腹泻不止,并且伴以呕吐。-|-而且,夹袄里就是那几块银元,她已经不舍得再花了。-|-她尝试着坐起来,好像是有了一些力气。-|-因为走得太急,什么东西也没带,一点吃的东西也没有,挨到第二天早上,娘儿俩饿得不行,只好走出山间,寻找一口吃的。-|-娘儿俩四处看了看,因为是山区,没有人家,什么吃的东西也没有,只好到就近的山坡下,拔了一些野菜垫吧垫吧。|-新春时候刚刚播撒下的油菜籽儿,相约地生长着,一下子就窜得老高,遍地都是翠绿,花儿也绽放了,在些许绿叶和纤细杆茎的衬托下,颜色更加浓艳,满眼都是美丽的金黄色。|-她想,必须马上到前面的屯子里找一户人家,一块找一位郎中。|-

-||-深层次的原因,是翠珍自己不愿意,她不想让花姑过早地出嫁。-||-有时候,由于行路慌忙,不认识道路,等到天黑了,又往往错过了住宿的村屯,她就只能夜宿荒野了。-||-带着白袖章的日本医兵,不经乡亲们同意,拿着枪,强行驱离屯子里的居民,强制征用老百姓的房屋,当做他们的临时战地医所,一块当做他们的营舍,村民们如果敢于阻拦反抗,立即就会被日本鬼子枪毙。-||-正在山脚下面的一块巨石下迷糊着的花姑,被冰凉的雨点打醒了。-||-

-||-  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,叫花姑,是一位大闺女了,但是还没有说婆家。-||-

-||-  年轻的女儿花姑,心里特别害怕。-|-花姑吓得够呛,肿胀的腿部生疼,也不敢呻吟,她紧紧地倚着身边的一棵小树,生怕野兽会突然出现在身边,没敢睡觉,一直熬到天明。-|-苏大哥没有接,而是摆了摆手,说:“可怜的闺女,不用客气,就是捎个脚。-|-娘儿俩四处看了看,因为是山区,没有人家,什么吃的东西也没有,只好到就近的山坡下,拔了一些野菜垫吧垫吧。-|-因为贼漂亮,一家姑娘百家问,两年多以来,到翠珍家给花姑提亲说媒的人,几乎踏破了门槛。-|-

-|因为走得太急,什么东西也没带,一点吃的东西也没有,挨到第二天早上,娘儿俩饿得不行,只好走出山间,寻找一口吃的。|-

-||-  就这样走了几天,花姑仍旧没有找到母亲。-||-情况紧急之下,二人什么东西也没带,就急慌慌地从炕席子底下摸出了家里仅有的五六块银元,一人带了几块,塞在夹袄里,门也没有锁,就跟着邻居许大哥一家,冲出了屯子,向着北方没命地逃去,以尽快远离这儿的日本鬼子,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场。-||-她感觉,因为害怕,母亲可能已经走了,到前面寻找自己去了。-||-她想,必须马上到前面的屯子里找一户人家,一块找一位郎中。-||-

-||-在过去,丈夫活着的时候,为了生活,农耕之外,到了渔季的时候,也去下海捕鱼。-||-

-||-  已经远离了金洲的地界,踏上了北去的路,娘儿俩总算有了一些安心。-|-  一天早上,母女二人互相搀扶着,走到了一个岔路口,因为不认得路,不知道如何行走。-|-本来是要去锦州找舅舅的,结果自己却沿着北去的路,一路走来,好几天了,竟然来到了鞍山的东南,来到了千山地界。-|-步行的俄国军人,成松散队形,身着灰黄色的军装,穿着黑色的皮靴,个子高高的,肩扛长枪,行进在前面,尖尖的刺刀发着寒光。-|-”  苏大哥一家是复洲人,在金州的东北,与金洲离着不远,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,心肠特好。-|-

-|娘儿俩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,饥饿难耐,头晕眼花。|-

-||-但是,已经走了一天多了,肚子一个劲地腹泻疼痛,要不时地找地方如厕,一不小心就会拉在裤子里,让她疲于奔命,但是也没有遇见一个诊所,她虚脱得几乎快要昏倒了。-||-新春时候刚刚播撒下的油菜籽儿,相约地生长着,一下子就窜得老高,遍地都是翠绿,花儿也绽放了,在些许绿叶和纤细杆茎的衬托下,颜色更加浓艳,满眼都是美丽的金黄色。-||-丈夫死了以后,家里就像是新盖的房子,大梁突然断了,一下子就垮了。-||-那些老毛子,骑着大洋马,拉着大炮车,戴着大檐帽,穿着大翻领的长外套,留着棕红色的大胡子,黑压压地向着这边开了过来。-||-

-||-但是不管事,她的肚子仍旧疼痛,而且腹泻不止,并且伴以呕吐。-||-

-||-为了活命,她还是尽量地多吃了一些,直到肚子里有了一些饱感。-|-可是,走着走着,娘儿俩又感到了不妙,因为听行人说,辽东那边的情况也非常紧张,老毛子不甘心被日本人打败,加紧了在盖平附近的军事调动,占领有利位置,修建临时炮台,加紧运送弹药和给养,防备日本人的进攻。-|-她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,头晕眼花,神志已经不大清楚,但是本能告诉她,她应该马上找一个可以避雨并且暖和一点的地方躲一躲,因为她浑身已经淋透,在不停地打着寒噤,牙齿也不受控制地上下打颤。-|-  傍晚时分,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。-|-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睡觉,就找一处避风的去处,或者山角,或者草丛,或者树下,母女两个相拥而卧,夜夜冻得瑟瑟发抖,每每暗暗啜泣,叹怜着自己不幸的命运,怀念着被日本人占领的家园,聆听着山野里动物们凄厉的嚎叫,吓得难以入眠。-|-

-|因为过去的经历,金洲的地界,虽然离着旅顺口那边尚远,但是百姓们还是一个个如坐针毡。|-

-||-谁知道,吃完以后,仅仅是过了半个时辰,她就开始拉起了肚子,而且伴随着强烈的腹疼,紧接着就开始发起热来,昏昏沉沉,弄得她浑身无力,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。-||-她赶快紧走了几步,进到了屯子里,来到一个就近的小巷,见到了街边有一户人家。-||-她发现了林子边缘的杂草丛里,长着一些灰白色的白蒿和明叶菜,她知道这些东西可以吃,就拔了一些,放进嘴里嚼着,暂时缓解一下肚子的饥饿。-||-可是已经过了好长时间,天已经擦黑了,也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。-||-

-||-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居住,她就在路边茂密的树林里,或者草丛里,找一处避风、安全的地方,和衣而卧。-||-

-||-  郎当儿屯的东南部,有一片耸立的山地,是丘陵,不高,也就是几十米的样子。-|-正在山脚下面的一块巨石下迷糊着的花姑,被冰凉的雨点打醒了。-|-  傍晚时分,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。-|-花姑吓得趴在茅草丛里,紧闭着双眼,不敢窥探,心里一个劲地扑腾,直到老毛子的部队过去了好长时间,她才缓过劲来。-|-作为一个闺女家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去锦州投奔舅舅,是她唯一的选择,而辽西那边,也才是相对安全的地方。-|-

-|  为了等待母亲,当天夜里,花姑没有走,就在林子里找了一处茅草浓密的地方,把茅草压伏,垫在身下,凑合着过了一夜。|-

-||-必须坚持下去,她想,必须继续往前走,只有到了有人烟的地方,屯子或者小镇,才可能遇见郎中。-||-翠珍见状,便与花姑商量,看来家是回不去了,不能在这儿等死,便决定跟着其他逃难的百姓,继续往北,然后去锦州方向,去投奔花姑的大舅。-||-  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,叫花姑,是一位大闺女了,但是还没有说婆家。-||-为了寻找母亲,虽然非常疲惫,她只好爬起来,又折回到大路上,看看母亲是否在岔路口附近等待着自己。-||-

-||-  有了吃的食物,虽然没有找到母亲,但是花姑的心情大好。-||-

-||-可是,两个女人家,孤儿寡母的,怎么走呢,投奔谁去,又能到哪儿去呢?  果然,五月初的一天,日本人的部队,突然在军舰和大炮的掩护下,在郎当儿屯的海岸上进行了抢滩登陆,迅速占领了金洲的外围,目的是切断旅顺口老毛子与辽阳、奉天一带主力在陆路上的联系。-|-当天夜里,因为没有地方可去,娘儿俩跟着逃难的人群,在七八里外一个山坳的林子里,惊魂失措地呆了一个晚上,吓得连觉也没睡。-|-  趴在草丛里的花姑,吓得把脸埋在双臂下,一下子没有了心智,她害怕路过的老毛子看见自己,而且,她不知道母亲跑向了哪儿。-|-上吐下泻,让她头昏脑涨,昏昏沉沉,一个劲地出虚汗,没有了一点力气,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,感觉自己可能快要死了,便绝望地躺在了路边的一片草丛里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-|-她从没有去过锦州,甚至没有离开过金洲,没有出过远门。-|-

-|作为一个闺女家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去锦州投奔舅舅,是她唯一的选择,而辽西那边,也才是相对安全的地方。|-

-||-前面果然是一个屯子,在细雨淋漓中,影影绰绰,可以看见升起的炊烟。-||-  就这样走了几天,花姑仍旧没有找到母亲。-||-  为了等待母亲,当天夜里,花姑没有走,就在林子里找了一处茅草浓密的地方,把茅草压伏,垫在身下,凑合着过了一夜。-||-好在天气已经暖和起来,她的身上穿了一件红花细布的夹袄,聊以遮蔽风寒。-||-

-||-紧接着,日本人集中了大量的优势兵力,疯狂地进攻老毛子在南山的军营和阵地,炮弹就如同下雨一般,“咣、咣、咣”的爆炸声响个不停,冒起的冲天黑烟,蔓延到了好几里地以外。-||-

-||-  傍晚时分,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。-|-”  大哥姓苏,三十多岁的年纪,夫妻之外,还有一位十多岁的儿子。-|-它有一个奇怪的名字,历史的渊源和出处不详,它叫做郎当儿屯。-|-上吐下泻,让她头昏脑涨,昏昏沉沉,一个劲地出虚汗,没有了一点力气,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,感觉自己可能快要死了,便绝望地躺在了路边的一片草丛里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-|-母女俩还在犹豫之际,突然看见一支老毛子的部队,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了前方的视野里。-|-

-|  花姑迷离迷糊,身体极度虚脱,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山间的小路,蹒跚着前行。|-